首页 >> 新闻中心 >> 会长风采 >> 会长新闻

徽商杂志:徐世银 散扯更得味

“2014年1月17、18、19日,我要散扯(读chei,拖长音)!”合肥大剧就在1月17日这晚,舞台上的老徐头戴鸭舌帽、身穿病号服、颈上系着一个硕大的红色领结,造型很无厘头。也就是在这一晚,酝酿在老徐脑海里数十年、从半年前就开始运作,但仅排练了两个月的《散扯2013》完成了它的首演。

《散扯2013》现场

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这一晚,全场观众发出超过300次欢乐的笑声。首演结束时,舞台上的老徐和所有团队成员一起,接受全场观众起立鼓掌的致敬。

聚光灯下,这个56岁的老顽童再一次成了合肥人的“欢乐制造机”。

“我想问问观众,你们觉得我们这个剧可能搞(合肥方言,意思:做)?还应该怎么搞?能不能搞成?”老徐难掩激动,深情地问了三个问题。首演两天后的上午,一身休闲装的老徐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说这三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一个字,“干(合肥方言,意思:坚定去做)!”

三个男人一台戏

在周立波经过十多年坎坷,对舞台近乡情怯时,他身边有两个人,一个是沪上京剧名家关栋天,一个是沪剧名家孙徐春。二人不离左右地一番游说,才促成了周立波的重返舞台,才有了“海派清口”的繁荣盛景。如今,在老徐身边,也有两个人,一个是《散扯2013》的投资人王务平,一个是总导演耿小强。

耿小强,安徽广播电视台导演,安徽有影响力的策划人、撰稿人、综艺节目制作人,《超级大赢家》就出自他手,郭德纲也是从他的节目中实现了事业的腾飞。

王务平,安徽兴皖招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缔造过合肥最早的科技广场和高端沙龙。几十年来,他在全国各地的事业打拼、商海沉浮,除了积累了财富,也勾起了他浓浓的乡情。如同当年关栋天劝周立波时说了一句,“回舞台要趁早,上海滩老一批观众还记得你”。王务平也有些不甘地对老徐说了一句,“合肥上点年纪的观众都知道你,现在你节目少了,再不搞,就没人记得你了!”

话糙理不糙。曾经因为开创了方言节目《真得味茶座》、《大话娱乐》而风光一时的老徐,这几年因为“上了年纪”、新人辈出而逐渐淡出了电视观众的视野。几十年交情的哥们儿哪怕说出这种耿直的“大白话”,也是因为动了感情。所以,当老徐说想搞这么一个合肥“散扯剧”时,王务平只是对他说:“想搞你就去搞,你只要告诉我要投多少钱!投一次不照(合肥方言,意思:不行),我还投;投两次不照,我还投;投三次不照,我们就好好找找原因;要是真不照,大不了我们就体面地退出!”言语中豪气四射。

一个以情感做投资、以金钱做后方支持的王务平,一个以创意做注入、以专业把控全局的耿小强,再加上以数十年表演功底做前线基础、以方言特色做品牌支柱的徐世银。三个中年男人构成了一台合肥人自己的大戏——“散扯剧”。

从私交里讲,二位老友是“想让老徐的艺术生涯焕发第二春”。从别处讲,这三个倔强的老男人,奔着“好玩”去做了一样事,去跟合肥人“较上了劲”。

与合肥人“较劲”

“生活中最讨厌的人有这么一种,动不动就把’我改天请你吃饭’挂在嘴上,却从来没有兑现。你瞧,有人给我发这么一个短信:老徐,听说你要搞演出,能不能送我几张票,我改天请你吃饭!我就回复他:好的,我改天给你送票!”

这是《散扯2013》中的一段调侃,让现场的一百多名观众都大笑不已。但这三个男人却觉得有些苦涩的味道。

“合肥的演出市场一直比较疲乏,多是赔本生意。”耿小强说,合肥人看演出,习惯要票、赠票,而不习惯买票。

“当我们想把合肥的小剧场文化做起来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与合肥人的‘演出习惯’做对抗。”徐世银说。另外二位也附和赞同。

这些年,合肥的演出市场的确是繁荣了,但其实相比一线城市,却依然贫乏而单一。“合肥的演出现在有什么?除了大众欣赏的演唱会,就是一些公司运作的夜场节目,”王务平说,“合肥市民现在玩什么,除了大众喜欢的KTV,就是年轻人喜爱的泡吧。”

然而北上广却截然不同。这几年,为了实现自己心中这个萦绕不去的“小剧场梦”,徐世银辗转考察了北京、上海、武汉、长沙、沈阳等众多城市的演出市场,按他的话说,“我只要出差,就会到当地剧场去当观众、去看演出”。

除了音乐会、演唱会,北京有孟京辉剧场演出、有人艺、有999剧场、有开心麻花;上海有沪剧、京剧、话剧、滑稽剧;沈阳有二人转大舞台。“我观察到的是,不同年龄层的观众有不同的观看需求,”老徐说,“上了年纪的、文化档次高的退休老人,喜欢看戏剧;年轻人喜欢看文艺的话剧;小屁孩喜欢看现代一点的、散扯一点的滑稽剧。”

通过观察这些城市的演出市场和文化名片,老徐不停反思一个问题——合肥,到底应该搞什么?

“比如说上海人,他们骨子里就需要文化的谈资去炫耀。”在上海,一桌人吃饭,大家相互吹捧昨晚去看了一场什么演出,这是很正常的事。“但在合肥不一样,你说自己去听一场音乐会、去看一场赖声川话剧,人家说你勺道(合肥方言,意思:显摆)。”老徐说,自己拿捏这个问题是很谨慎的。

“徐世银就是一张合肥名片”

在网络上搜索“徐世银”的资料,有说他是湖北荆州人的,有说他是浙江温州人的。

所以,这就奇怪了,一个外地人,怎么能把合肥方言说得这么地道,他怎么成了合肥方言的一张名片呢?

老徐简单了当,“那资料都是瞎扯嘛!”

老徐祖籍是山东枣庄,上世纪30年代因战乱爷爷带着他父母逃难到了安徽宿县(今宿州)。老徐就出生在那里,但他四岁便随父母来到合肥,所以说的是一口地道的合肥话。不仅如此,因为一直从事演出,老徐说自己“安徽十六地市的方言都能说得顺溜”。

他是工人子弟,1972年进了工农兵歌舞团,说到底当时是没有什么“兴趣”“梦想”可言的。因为那时演出要求低,会唱会演即可,“我家兄弟姐妹六个,讲到底就是为了混口饭吃。”老徐说。

入了这行,他就爱上了这行,于是生出了那些对艺术追求的想法,现在当成了一辈子的事业。上世纪7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港台歌曲涌入内地大街小巷,老徐也成了那个年代最早组织起演出团体到处“走穴”的人,除了西藏和台湾,他去过了全国其他所有的省份。

最早嗅到市场气息的人,也是最早“发”起来的人。上世纪80年代初,老徐一个月能挣130元,给家里买了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洗衣机,买了一台“春雷”音响。那时的老徐是风光的,但艺术还谈不上。

开放能带来商机,也会带来竞争危机。在多种娱乐形式纷纷以舶来品的形式冲击着老百姓的眼球、占领着街头巷尾的时候,从演出港台歌曲又转行做影视演员的老徐也遭受了市场的打击。常常带队出去演出却毫无收入,“那时的我们很迷茫,那时的艺术就像沿街叫卖的手工艺品。” 一日三餐不能果腹,甚至他曾变卖家产给别人发工资。

来到安徽台的徐世银,开创了安徽的方言节目先河。不管是当年的《真得味茶座》,还是后来火爆数年的《大话娱乐》,不仅是上了年纪的观众,连身在合肥的80后们,对他,都有着倍感亲切的记忆的。

“我还不想老,我的艺术生命也不想老。”老徐说完,就陷入了沉思。

出品人王务平和《散扯2013》演员们合影

就搞“皖派清口”

长久以来,南北两派剧场脱口秀,二人转演出常与“荤段子”挂钩,脱口秀常常靠“调侃政治”让观众发笑是一直饱受诟病的。

“‘脱口秀’是个西方舶来品,在美国的节目里公然调侃总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耿小强说,“但‘脱口秀’在国内的发展受到了限制,继而朝着戏剧的方向走了。”

在“散扯剧”的萌芽之初,对于如何在表演形式上能受到普遍的大众喜爱和最大限度发挥老徐的个人风格特色,耿小强是做了很多思考的。

“艺术作品你得有思想性、观赏性和艺术性,但老百姓爱看的东西,要把这三者很好结合起来其实是很难的。”耿小强说。“而且舞台表演不同于电视,电视是强制性的艺术,如何剪辑取决于创作者,我呈现给你的便是一个强制性的镜头。但舞台不同,观众可以看主角、也可以看配角、可以看舞台的任意地方。如果我们的舞台效果拿不住观众,那就是失败的。”这是舞台表演的难度,也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

所以,定位于“散扯”的《散扯2013》,其实融合了脱口秀、小品、滑稽等多种艺术形式,老徐也并非“一个人、一瓶水、一个乐谱夹子撑起一台戏”的周立波,他在《散扯2013》中,更像是一个穿针引线的人,串起了整个团队的精彩演出。

有人已经给老徐打上了“皖派清口”的标签。但老徐并不避讳,他说他喜欢这个说法,他要搞的也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幕后的王务平心中是早有这个意愿的,“安徽的文化在历史上从来不缺少惊天动地的东西,但如今的确是缺少的。”他们指的,是一张合肥的、安徽的,除了黄山、包公这些已经被人烂熟于心的新的文化名片。

“我们想把‘散扯剧’做成合肥特有的,但是会推向全省十六地市,并且面向全国的一个演出品牌,一个文化产业。”承担着总舵手角色的王务平,对于“散扯剧”的商业运营模式显然早就深思熟虑。

但方言演出在推广中,总会面临外地观众因为“难懂”而领会不了的现实,所以,“当我们把它推向安庆、淮北的时候,也必然会融入当地的方言特色,演出内容也要常变才能常新。”

1月17日晚的首演,老徐邀请了安徽文化界、艺术界、评论界、影视界和媒体的大咖,所以他反复强调那晚他是 “忐忑”的。

的确,这个有着44载表演经验的老演员,每一次串场下台后,就立马在舞台左侧幕布后的椅子上坐下来,和助理紧张地对台本。

直到首演结束,徐世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和所有人合影。对于这样一个未来合肥的小剧场演出、一张未来合肥的文化名片,总算有了“真得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