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商帮

潮商:一个创造“日不落”商业奇迹的商帮

潮商是继晋商、徽商之后,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最具影响力和生命力的著名商帮。潮商历经曲折而不衰,至今仍继续活跃于国际经济主流。潮商漂流海外的人数众多,据估计,海外有华人华侨5000万,而潮汕人有1000万,约占20%。相对其他地区的商人来说,潮商有更高的世界性声誉。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公布的“全球华商富豪500强”,著名潮商李嘉诚以1794亿元资产名列榜首,而前200名富豪中潮商就有20名,占10%。也就是说,全球华商前200富豪中,平均每十个人就有一个是潮商。

“窥一斑而见全豹”,应当说潮商发展到现今,已经成为世界上一支任何国家与个人不容忽视的商业群体,那么如何通过对历史和现状的了解,使潮商的侨资、侨力、侨智更好的实现资源的优化组合、回报社会、反哺家乡,成为当代潮商们共同思考的问题。

通达三江财进四海

潮商相比中国其他商帮而言,有着更高的世界性声誉。《福布斯》在纽约发布2013年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国大陆有122人上榜,广东地区的马化腾以68亿美元净资产,成为广东新首富。与此同时,亚洲首富李嘉诚的财富神话继续上演,财富排名晋升至第八位,再次荣膺全球华人首富。

据资料显示,总资产10亿美元以上的“全球华人富豪榜”中,按籍贯分析,以潮商的经济实力最强,有60人上榜,占富豪榜的1/6,总财富达820.5亿美元,占总财富近1/4。潮商分布于世界各地,已深扎于全球五大洲,他们三分天下,潮汕本土、亚洲其他地区、欧洲和美洲三大板块,各占了潮商的1/3。

亚洲作为潮商富豪的摇篮和基地,近代以来诞生过大量闻名遐迩的大企业家。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其影响,潮商在全球华人富豪榜上占据着1/4的财富,亚洲的潮商占据了其中半壁江山。在东南亚地区11个国家中,70%的资产掌握在华人的手里,而潮商约占其中一半。

而在旅欧潮商中,以潮阳、普宁、揭阳籍为主,据资料显示,目前大约有150万左右华侨,潮商大约有60万人。尽管客观上,潮商在欧洲华人中所占比例低于浙江温州、青田籍华人(约占50%),但却是最早到来的一支,并且已在欧洲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群体。欧洲可以说是潮商舞台的一个特殊浓缩版本,在欧洲的所有国家里,都有潮商的身影。

俗话说“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同样有钱赚的地方就有潮商。在美洲,也涌现出郑镜鸿等优秀潮商,他们的企业为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

从实际影响看,潮商虽未曾像晋商和徽商那样称霸中国商业,但在世界商业史上,其全球性声誉则远比晋商、徽商响亮得多。

地少人多向海而生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潮商的崛起并且成为中国唯一没有断代的大商帮并非偶然,是有其一定道理的。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农耕文明的国家,从地图上看,我国的东面与南面濒临大海,北面是蒙古戈壁和俄罗斯西伯利亚,西南是青藏高原,在古代交通极不发达的时代,中国人与世界外部交流主要靠的是西域的陆上“丝绸之路”,所以历代中国中原王朝都十分重视对我国西域地区的经营,在汉代就在西域设置了都护府,随着唐代“安史之乱”之后,阿拉伯人崛起于阿拉伯半岛并不断扩展,陆上“丝绸之路”自此断绝。到了宋代,主要是靠海上“丝绸之路”,由于中国是自然经济模式,加上地域广阔、物产丰饶,所以我们不需要走出国门与外界交流也一样可以自给自足,到了明、清两代更是实行闭关锁国、迁界禁海的政策,造成中国与世界缺乏交流,并逐渐落后于世界。而粤东地处广东的东部,也是所谓的重要货物集散地,但是从唐宋朝代开始,就从来不赋予它贸易经营权,并且自古就是地少人多,民多以出海捕鱼、贸易为生,所以孕育下来的粤东百姓民风特别强悍,同时人才辈出,不但民风强悍、人才辈出,而且特别能够适应环境。由于后来明、清朝廷严厉禁止沿海商人私自进行海上贸易,并毫不留情地镇压违抗禁令者,在这一种严酷的社会环境下,潮汕海商们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利益谋求,艰难地与朝廷争抗,形成了一个个实力强大的海寇武装商人集团,这段历史也对潮商文化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随着清代雍正皇帝之后,潮汕商帮逐步“来往东西洋,经营南北行”,培育了潮商团结合力、眼光开阔、敢于冒险、诚信经营的品格,艰苦创下赖以发展的基础,同时也逐渐形成潮商的海洋性格。

从这一点来看,潮商的商业文化和海洋性格与欧洲文明的发展有着相似之处,欧洲文明属于商贸文明,由于欧罗巴自古以来同样也是地少人稠、城邦众多,造成其人民为了生存就必须进行海上贸易和冒险,所以逐渐形成了海洋商贸文化和冒险精神,这种海洋文化也决定了欧洲在工业革命之后成为领先世界经济的地区。而潮商文化同样也是以海洋文化为基础的,濒临大海的潮人,在“海洋经济”的发展中学会了贩鱼、贩盐等最基本的谋生技能,也在生产中形成独特的海洋文化。海洋文化是开放的、流动的,具备反抗意识,信奉拼搏冒险精神,崇尚抓住机遇的能力,潮商把这种文化形态融入到自己的性格中。作为历史影响深远、唯一没有断代的大商帮,尽管潮商与晋商、徽商的发迹相似,同靠长途贩运起家,但其海贩的特征也使其在商业人格上与前两者截然不同,其演绎的商业文化也与内陆商帮大相径庭,海洋性格使得他们敢于冒险、擅长贸易,并且经久不衰。

天高海阔任我翱翔

应当讲,潮人社会较好地保持了一些中国传统习俗。孔子曰:“礼失而求诸野。”中土文明之久远者,在中原及以北地区大多已经变迁失传,但在南方山区及域外华人文化辐射区反而多有保存。譬如日本的“和服”,就有汉唐韵;而潮汕话则最古老、最特殊的中国方言之一,潮汕音乐号称“隋唐绝响、华夏正声”,潮汕民俗更被誉为“中原文化的典橱”。

然而,潮人又是处于国际化、现代化最前沿的中国族群。当今海内外共有3000多万潮汕人,其中一半在国内,一半在海外。在东南亚、欧美等地大量定居着潮人。这种国际化的移民布局,是几百年来潮汕人“向海而生”的历史选择,国内没有其他族群可以望其项背。

海洋赋于潮商顽强的生存能力,也赋予潮商创新的精神品格。潮商信奉诚信为本,商者无域,善用资源,变中求胜的经营理念。潮商善于发现机会、把握机会、创造机会,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哪里可发展,便奔向哪里;国内市场饱和就向国外发展,在国外接触到了好的项目又带回国内;跨地域、跨国界经营,足迹遍及全球。

不仅如此,潮人已经在海外当地深耕熟垦多年,早已枝繁叶茂,并且融入社会主流,不象后来也向海外迁徙的温州人那样目前大多还处于当地社会的边缘。在东南亚的政界、商界,潮人不乏执牛耳者;在欧美发达国家,早先移民的潮人大多已经属于中产阶级;港澳潮籍企业的现代化水平完全达到国际一流水准。

而海外潮人社团,财力雄厚,活动频繁,影响极大,欧美潮人社团在承办第六、第七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时,法国总统希拉克亲自主礼,克林顿总统发去贺电。这些世界政要赞美潮人的因素大多是融入居留国的能力、工商成就、诚信经营、因保持了自身的传统而对所在国文化多元化的贡献。

抱团发展并驾腾骧

当今的潮商,生意眼光已经不局限于一个地区或一个行业,丰富的知识面,让他们对跨地区合作更感兴趣。由于潮汕商会有诚信的传统,因此各地潮汕商会之间的合作,就成为潮商的首选。

由于本土激烈的生存竞争压力,在潮汕自古就有“出生入死”的说法,即走出潮汕反而能生,留在潮汕没有出路,潮商在商业上的成就主要是在走出潮汕之后取得的。一旦走出潮汕,潮汕人的团结也是空前的,在本土都是狼,但是到了外地面对的是狮子、老虎,所以他们必须抱团。

据了解,目前众多潮商参与其中的海内外潮人社团,已遍布世界各地,据不完全统计,泰国的潮人社团就超过1千个,马来西亚有100多个,香港也有100多个,新加坡有60多个,欧、美、澳洲共有40多个;澳门潮州同乡会于1985年10月成立;非洲潮人联谊会则于2000年10月在南非共和国首都约翰内斯堡宣布成立。在本土,目前已成立潮汕商会的城市将近100个,此外福建、湖南等省市也正在紧锣密鼓酝酿筹办成立潮汕商会。商会的成立不仅让在海内外拼博的潮商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更使得这些团体之间互相帮衬、紧密团结、维护共同的利益,这种对地缘、血缘关系的认同意识对于潮汕人经商有着莫大的好处。1981年,首届“国际潮团联谊会”成功召开,更宣示着世界性的潮人社团的诞生,进一步彰显天下潮人的凝聚力,由此可见,团结互助是潮商成功亘古不变的重要因素。

外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在《龙行天下》一书中就说:“潮州人在文化上十分独特。他们操纵着地球上最有钱、最强大的地下网络,是世界上最早的跨国公司之一,组织严密且向心力强。”

经贸合作共织锦绣

如今潮商在各地潮人商会现有的基础上,召集会员群策群力,逐步探索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深圳市潮汕商会就从2007年2月成立的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到2009年底成立的深圳市潮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探索出一条开展互助联保的融资体系,积极走出一条经济实体化运作的新道路,2011年6月,深圳市潮汕商会更是整合最具实力、资本雄厚的在深潮商企业家,将深圳市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整合成为“深圳市潮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它是深圳潮汕商会的核心实体企业,依托潮汕商会以及全球的潮商资源,走以国际化、多元化、联动性和成长性的经营发展战略和大财团、实体化和资本化的道路,着力打造国际化的潮商投资合作平台。而“国际潮商经济合作组织”则开创了新形势下具有国际化背景的商会运营新模式,为了进一步加强全球潮人的合作和交流,国际潮商经济合作组织于2013年成立,这对国际潮商大联合的未来发展有着很好的推动作用,国际潮商经济合作组织的目的就是要联合整个世界的潮人资金,共同开发一些项目,经合组织的成立,有利于全球潮商整合力量、集中资源,增加潮商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和发展机会。

在面对当今世界的新经济格局,潮商从来不乏关于合作的智慧,在我们所处的经济全球化时代,联盟、合作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出自直觉的判断,更成为一个源于现实的必然选择,“国际潮商经济合作组织”就是最好的诠释。在孤立的、封闭的环境中自我发展,已经越来越不可能了,每一个经济体只有纳入合作、联盟的格局中,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潮商族群也概不能免,只有这样才能在当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生存和更高的发展。